【穿书】每天都在教反派做事 楔子 第(1/1)分页

更新: 源站:智博文学网

    正启元年冬,雪连着飘了几天几夜,三三两两的宫人正拿着扫帚将地上的厚雪扫开,以免湿了主子们的鞋袜。

    凉玉轩内燃着银炭,暖香阵阵,金铃之声叮叮当当地响了好久。

    “这凉玉轩内住的是哪位贵人?”一个面容稚嫩的小太监一边将路边的梅花花瓣和着白雪扫开,一边低声跟旁边的宫人交头接耳:“今日可是陛下的登基大典,陛下不去准备,反倒一大早来了这儿,折腾了一个上午了都……”

    旁边年长些的太监低声道:“你是新来的吧?你不知道这凉玉轩里住的是谁?曾经名满天下的玉山才子听说过没?”

    “玉山公子?说的可是那位前朝丞相之子楚幼清?那不是……”那小太监满脸惊讶的顿了一下,然后压低嗓子小声道:“前朝丞相一家都被陛下赐死了,那这位岂不是罪臣之子?”

    年长的太监叹了一声:“谁说不是呢?想当初这位玉山公子也算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风流少年郎,谁也没料到楚相通敌叛国……说起来,也是可怜人。”

    小太监还沉浸在这皇家辛密当中,久久不能回神,凉玉轩前的梅花被一阵冷风吹起,飘然而下,晃晃悠悠地落在精雕细琢的木窗边,与窗内的旖旎风光融作一团。

    金铃当啷一声响,楚幼清抿着唇闷哼一声,细白的手指捏着明黄色的衣角,眼角拖着一抹比红梅艳丽更胜的红,声音沙哑轻微:“沈夺川……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榻上的男人没说话,他俯下身,抵着楚幼清的额头,眯着眼欣赏他难耐又羞愤的神情。

    楚幼清双足被两根粗大无比的金色锁链拴着,锁链上挂着两对小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叮当叮当的响个不停,脚腕间白皙的皮肤已然被磨红。

    他仰着头,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抬手用手臂遮住眼睛,轻声啜泣:“阿然,真的……别再这样了……”

    沈夺川停了一下,竟有些红了眼眶:“子浊很久没有这样唤我了。”

    楚幼清耳边响起系统揶揄的声音:“哟,很不错嘛小伙子,你这一声阿然,反派的黑化值降了四点呢。”

    沈夺川从他身体里退出来,楚幼清咬着唇轻声嘤咛了一声,红着脸没说话,沈夺川伸手抱住他,头埋在他的脖颈里,轻轻嗅闻他的气息:“子浊,别想着再逃开我。如今这大夙已然全在我一人掌控之中,不管你在哪儿,我都能找到你。”

    楚幼清艰难的翻了个身:“我不逃,你把我脚上的大金链子解开成不?”

    这金铃子一天天响的他脑仁疼。

    沈夺川箍在他腰间的力量骤然加重,似乎要将他揉进自己身体之中,他抬起眸子,眼底一片血红:“你骗我,你会跑的……你会离开我的!你从来都没想过跟我在一起,你从来都……都没有喜欢过我。”

    “反派黑化值加2,目前黑化值98。”系统的提示很及时:“要不你就从了他吧。”

    “我倒是想,但是反派他不听我的,不信你看。”

    楚幼清心很累,他眼神空洞的望着头顶的床帏:“我喜欢你,我太喜欢你了,我跟你一分一秒都不能分开,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真的,之前假死的事情我可以解释,我觉得我还可以拯救一下。 ”

    “你撒谎。子浊,你可曾对我有过片刻真心?若你真有,便不会……便不会……”沈夺川咬着牙,没再接着说,而是直接抬起楚幼清的腿,侧身闯了进去,金铃又是一阵疯狂的颤动,急促的铃声无休止的响了起来……

    楚幼清抵着他的胸膛,仰着头大口喘息,隐约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反派黑化值再加2,黑化值百分百。

    得,今天又是拿虐文剧本的一天。

    楚幼清被弄得迷迷糊糊,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在扭曲,他回想起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夺川还是一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儿,他精心呵护悉心教导,励志要把反派改造成一个心中有爱,胸中有情的正道之光。

    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岔子,他好好的小白花好大儿,怎么说黑化就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