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每天都在教反派做事 番外:沈灼与楚临危 第(2/2)分页

更新: 源站:智博文学网

站了起来:“臣告退。”

    “等等。”沈灼放下茶杯。

    楚临危退了两步:

    楚临危再不济也知道自己被下了什么药,那帮人为了让他难堪,当真是什么,事也做得出来,

    “你被......了?”沈灼走上前, 去摸楚临危的脸,热的吓人。

    楚临危浑身发烫,而沈灼身上又是冰冷的, 他不由自主的蹭了蹭沈灼的掌心,小声嘤咛了一声:“殿下”

    沈灼的目光沉了沉:“他们竟这般下作.....

    楚临危咬了咬唇,没说话。着他的手腕,突然贴近道: “临危可有小字?"

    “什么?”楚临危正慌乱的应对突然靠近的沈灼:“殿下,别这样,

    “孤问你的小字。”沈灼认真的看着他。

    楚临危脑中一片混沌,只知道沈灼的靠近让他很舒服,便再没有抵抗,任由沈灼贴着他的身子,一直手臂抱在他的腰上。

    他迷迷糊糊的皱了皱眉头:“小字....

    “楚子安。”沈灼将这几个字轻声念了一遍,然后接着问:“可有娶妻?"

    “不、不曾。”楚临危攀着沈灼的脖子,整个人几乎是坐在沈灼的小腹上, 垂着眼皮问什么答什么,看起来乖的很。

    沈灼轻笑了一声:“那......可曾有过妾室?" 头:“未曾。”沈灼笑的更欢了:“这么说来, 子安倒是初尝此中滋味了。”

    楚临危皱起眉头:“什、什么?”

    沈灼压着他的后脖颈就吻了上来,低声诱哄道:

    楚临危被那药弄得不知东西南北,只知道沈灼这样他很舒服,身体里的那股燥热好像能被他缓解, 于是沈灼让他干嘛便干嘛。

    清风朗月的状元郎,窝在太子殿下怀中,脸色潮红,死咬着下唇,闷声轻哼。

    “若是想叫,便叫出来。"沈灼的手指将他的下唇自牙齿间解救出来:“

    楚临危羞的将手臂搭在眼睛上,轻声喊道: ”殿下....."

    “嗯?”沈灼沉静的眉眼染了欲,像是尘世中开的罂粟花,奇异又漂亮鲌的摄人心魄。

    ”殿下.

    嗯。”

    ".....

    “轻点。”

    沈灼勾起唇角:“嗯。”

    楚临危再睁开眼的时候,偏殿中那股热气已经消失殆尽,太子殿下躺在他身边,将他整个揽在怀里。

    "....."楚临危向来情绪藏的深, 此时即便是心头大震,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他慢慢的拉开沈灼的手,

    殿外,太子的贴身太监抬眼便看见了新晋状元郎眼尾带红,神色不自然的从殿内走出来,他上前一步: “状元爷,太子殿下备了马车,是现在走吗?"

    楚临危回头看了一眼:“嗯,回楚府......

    “是。”

    东宫的马车将楚临危送回了家。

    刚才还闭着眼的沈灼轻轻睁开了眼睛, 他的手指摸了摸还温热的床单,然后捻起手指,放在鼻尖下轻轻嗅了嗅。

    半晌,他突然勾起唇笑了起来。

    风清月朗,高高在上,如神邸般的状元郎啊,

    从此以后,堕入凡尘,便是他沈灼的了。

    太子殿下使尽浑身解数,终于将人骗到手了,那段时间,是沈灼人生中最幸福,最美好的两年。

    也可惜,只有两年。

    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与楚临危之间有太量解释不清楚的东西,也有太多不能解释的误会,他们之间始终隔着家国天下。

    楚临危不肯原谅他,他又何尝能轻易原谅自己呢?

    直到最后,他抱着楚临危跳下悬崖的那一刻,心里都是悔恨、自责的。

    他总觉得是楚临危变了,可真正变的人是他,是他总贪求太多,他想要皇位,又想要他的子安,到最后,却都失去了。

    如果有来生,他会紧紧的抱住他的子安, 一生一世都不放开。

    他在桃花树下对状元郎一见钟情,从刚开始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像让他在自己身下轻生抽泣。

    后来,他如愿以偿。

    谁也不知道,遇到楚临危的那一年,他在东宫旧址种下了一颗桃花树。

    现如今,大抵是亭亭如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