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每天都在教反派做事 番外:沈灼与楚临危 第(1/2)分页

更新: 源站:智博文学网

    沈灼今夜是第五次把目光放在那位新晋状元郎身.上。

    他穿着一身火红的状元袍子,衬得他越发丰神俊朗意气风发。

    他被围在一群官员中间,一杯又一杯的喝酒,此刻他脸色已经很红了,脚步也有些虚浮,但周围的那些人仿佛没看见似的,仍旧前赴后继的要找他敬酒。757350363

    状元郎脸色红的像是要滴血,耳尖都染上了绯红,沈灼有些口舌干燥的滚了滚喉结。

    状元郎那双眸子实在灿若桃花,总能勾得他遏制不住的看他。

    楚临危又喝下一杯酒,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他挂起一副完美的笑,伸出手虚虚的挡了挡再次敬过来的酒杯: “对不住,我真不成了,再喝下去,今日怕是回不了府了,李大人就饶了我罢。”

    那大肚子的李大人笑着端起酒杯: “楚大人怎得跟他们喝,到了我便不行了,莫不是看不起在下?状元郎如今前途无限,人人都上赶着讨好楚大人,还愁没人将你送回去么?"

    楚临危笑了笑,知道今日怕是不能善了一一 -至少不可能清醒着回去了,他轻声道:“哪里, 李大人说笑了......您是我的前辈,这杯酒,该是我敬您。”

    李大人朝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脸上笑的愈发红光满面: “状元郎不愧是我大夙百年不遇之人才, 果然是海量。”

    又一杯酒下肚,楚临危头昏脑涨的摇了摇手: “容在下出去吹吹风,马上就回来,诸位大人尽兴。”

    说完,他就推开人群走了出去。a 7027225

    沈灼一开始只是看他醉的难受,便吩咐人端了一碗醒酒汤来,跟着他出去了。

    楚临危站在湖边,沈灼走了过去。

    “楚大人。”他开口,楚临危的身子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慢慢转过身子来。

    见来人是沈灼,很快扬起一个客套的笑: “原是太子殿下,让殿下见笑了。”

    “很难受的话就别笑了,也不嫌累得慌。”沈灼把醒酒汤递到他面前:“喏。”楚临危愣了一下,半晌才伸手接过:"."

    沈灼又站在原地看了他很久,楚临危喝了醒酒汤,又吹了半天的风,这会儿已经好很多了,他转过头来问: “太子殿下回去么?

    沈灼愣了一下:“你要回去?”6210510424

    “自然。”

    “他们都那么灌你了,你还看不出来他们是在欺负你吗?”沈灼皱眉:

    楚临危温润道:“诸位大人都是臣的前辈,臣敬些酒也无可厚非。"

    “你再喝下去,可没人给你抗回去。”沈灼哼了一声,拉着楚临危的手向偏殿走去: 你别回去了,若是有哪个官员不满意,04他来找孤......父皇那边我去跟你说, 你在偏殿休息休息。”

    “这.....”楚临危也确实不想回去,这位太子殿^下的名头,楚临危也是听过的,既然有他作保,自己不回去应该也没什么大碍。

    等到了偏殿,楚临危撑着头坐在椅子上休息,月光打下来,让他如玉般的面孔多了几分清冷的味道。

    沈灼又滚了滚喉结。

    有什么不得了的想法从心底升起,他连忙压了下去,坐在一边不敢再看。

    明明......带他来偏殿的时候, 心里头是没什么想法的,是真的.....希望他好好休息的, 因为他现在看起来太可怜了,哪儿哪儿都

    .....是红的。

    楚临危闭着眼假寐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身,上燥热无比,他有些茫然的睁开眼,沈灼坐在他旁边静静的喝茶。

    楚临危鬼使神差的用手攥住了沈灼的手腕。

    沈灼:

    他的手心烫的很,贴着自己冰凉的皮肤,像是一把熊熊大火,从肌肤相贴的地方- -直烧到了心里去。

    沈灼在心里唾弃自己,冷声开口道: “楚大人这是做什么?"

    少年的声音已然带了哭哭按耐的喑哑,可楚临危如今自顾不暇,没听出来,他唔了一声,有些大逆不道的再靠近了几分:“大抵是喝了酒,臣......臣有些热。”沈灼:“把手拿开。”

    再不拿开,真是要忍不住了。

    楚临危愣了一下,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连退了几步,匆忙跪了下来:‘

    沈灼冷冷的嗯了一声,没再开口说话。

    楚临危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下意识的觉得不能再待在沈灼身边,他费力)的站起来想走: “臣.....臣休息的已经差不多了,多谢殿下\体谅,臣告退。"

    沈灼捏着茶杯,没动。

    楚临危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了几步,脚下却发软,没走几步就猛然间跪了下来,正好扑在沈灼的腿间。沈灼:

    楚临危:

    沈灼听见这位风清月明的状元郎低声骂了句脏话,然后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