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每天都在教反派做事 79.狠 第(1/2)分页

更新: 源站:智博文学网

    夜色如水,浓稠的黑铺满大地。

    突然间,夜色中传来几声低语,然后一簇火光猛然划破夜色。

    接着是两簇、三簇......直至绵延不绝, 看不到尽头,安静的夜要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边天空。

    黄白一身铠甲,神色肃穆的站在宫门口,张则苍白的脸色在火光的映射下呈现出一种几乎灰白的死色,他微微颤抖着唇:“首辅这一去,便再也回不了头了。”黄白冷笑一声:“沈夺川弑君谋位,证据确凿,本官这是在替陛下讨伐逆臣,何必回头?"

    “纵是如此,先帝既已经去了,如今皇嗣凋零,除了四公主沈抱月养在宫外,谁可堪大任呢?"张则手心里浸满了汗水:“其他的皇室宗亲便就是好相与的么?既然沈夺川已经中了我们的毒,性命垂危了,我们不如就“

    “只有将皇位握在自己手里,才是真正的安心。”黄白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这还没开始呢,左右那沈夺川如今也只剩一口气吊着,你竟就怕成这样?废物,若非迟儿的缘故, 你以为我会让你参与此事?"

    张则闭了闭眼睛,没再说话。

    黄白冷声道: “我们已经在宫里安插了我们自己的人,时间一到,必然会打开宫门,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此事绝对万无一失!

    火光冲天,不多时,宫门缓缓打开,黄白脸,上浮现激动之色。那宫门后漆黑一片,像是一只能吞人的巨兽,静静地等待着猎物上钩。

    黄白举起手中的火把,大喊了一声: “当今坐在那大殿之上的,是弑君杀父的罪人!诸位将士,同我一起,为先帝报仇!"大军压进宫内,宫门之中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张则道:“首辅,这宫中断不可能如此安静,其中必然有诈。”

    黄白沉思道:“沈夺川身中剧毒,卧病不醒是找我们的人再三确认过的,宫中精卫又尽数带去了大夜,如今守着宫i ]的锦衣卫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一切都没有问题,现下这番场景,又焉能知道是不是那沈夺川心腹太监,江德安的空城之计?"张则张了张嘴:

    “你说过,这道门,进来了,便再也回不了头了。”黄白冷声下令:“去议政殿! "

    沈夺川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周围仍旧一一个人都没有。

    黄白松了口气,挥手吩咐道:“带人去搜,我就不信,这千百人能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定是藏在哪处了,至于床上那位,”

    黄白抽出腰间的长刀,一步一步缓缓的朝他走过去。沈夺川呼吸清浅,看上去虚弱至极。

    “怪只怪你不听掌控,还这样糟践我的女儿。”黄白低声道:“不过,念在你我君臣- 场的份上,微臣定然给您留一个全尸....

    他话还未说完,只见那躺在床.上的沈夺川便陡然间睁开了眼睛,他脸色苍白,眼珠又黑,殿内烛火昏暗,这一幕活像是厉鬼俯身夺人性命来了。

    黄白吓的手中长剑都险些落地,他此时才知道这并非是什么空城之计,而是沈夺川的釜底抽薪,瓮中捉鳖!

    下一刻,他眼神变的狠绝,长刀毫不犹豫地朝沈夺川砍下来!沈夺川冷笑一声,他猛然起身,因着身体虚弱,还是被那长刀狠狠砍进肩膀,鲜血瞬时就溅了出来。

    “你!”黄白见沈夺川还能动弹,吓得惊慌失措,手里紧紧攥着刀柄,咬着牙道: “不可能.....我找人进来查过,你体内早已充盈了我给你下的毒,他绝对不可能背叛我!”01613i1

    “是啊。”沈夺川带着血色的唇绽开一 抹妖冶的笑:“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黄白浑身都颤抖了起来:“疯子......疯子!"沈夺川赤手将那刀扔开,不屑一顾的甩了甩手上的鲜血:“若我不自毁己身,透露出沈灼已死的消息给你,又如何引得你迫不及待的逼宫呢?黄,首,辅。”

    黄白咬着牙,突然冲出门去:“张则!张则!将他们都杀了!都杀了!殿外早已厮杀成一团,黄白心里捏着一 丝希望,他兵力强盛,若真要殊死一搏,谁胜谁负也未可知,即便沈回风还在,也不一定就能扭转乾坤:

    下一刻,黄白军队中便有人大喊一声,便吐着白沫倒下,顷刻间就已然毙命。

    周围的土兵吓得退开几步。很快,更多的士兵捂着肚子倒下,直到所有叛军全部倒在地上,无声无息,黄白脸色僵硬,他慢慢的转过头来,死死盯着床上的沈夺川。歪着头,轻笑一声:

    黄白踉跄了两步:“竟是她

    此刻,江德安点燃了蜡烛,明黄色的烛火驱散了殿内的月光,也让他看清了沈夺川的脸。分明是俊美国丽的一张美人面,在任何时候都该让人赏心悦目才对,可此时看来却如同厉鬼。沈夺川冷声道:“江德安,拟诏,黄白逼宫逆反,孤必严惩以示诸臣!受凌迟之刑,三千刀,一刀也不能少!再枭其首,悬于城门,五年不得取。江德安高唱一声:“尊陛下令。”沈夺川缓缓站了起来,他满身的鲜血,看着黄白越来越灰败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