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每天都在教反派做事 番外:楚幼清这几天在生 第(1/2)分页

更新: 源站:智博文学网

    楚幼清这几天在生,

    生方若水和百里澜的气。

    自世界恢复正常之后,无论方若水和百里澜解释多少遍,当时那么,做,其实只是想刺激沈夺川恢复记忆,而不是真的要杀他,楚小侯爷都只是冷笑,当他们放屁。

    方若水倒没什么,拉着林小小成天进宫来烦楚幼清,林小小活泼可爱,企图帮方若水萌混过关。

    百里澜就难办了。沈回风不肯跟他回大夜。

    自上回沈夺川豁出性命救他之后,沈回风就总觉得欠着他七弟什么,又听闻百里澜联合方若水要杀沈夺川的事情,说什么也不肯跟他回去。

    “你别无理取闹。”百里澜皱着眉冷声道: “都说了,只是演戏。”

    沈回风怒道:“既然是演戏,那为什么,不提前跟子浊商量好?若子浊没有豁出性命挡在他身前,若我七弟没在关键时刻恢复记忆你们要怎么办,真杀了他吗?!"

    百里澜没说话,只叹了口气:

    “我不。”沈回风坐在桌边:

    “你不跟我走,我又能去哪儿。”百里澜走过来,握住他的手,温声哄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道:“我是什么德行,小殿下不知道么?你不在我身边,我什么,都做不好......沈夺川那件事,是我不对, 没跟子浊商量,但我与方若水也有自己的打算,你七弟当时那个样子,楚子浊若是知晓了计划,未免不会关心则乱,沈回风觉得他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但总不想就这么饶过了他:“即便这样,你也不能,

    “我太想回来了。”百里澜凑近他,抵着他的鼻尖轻声道:“那边的你,没有思想,没有意识,就像一个木偶,我怎么跟你说话你也只会回一个[是,陛下],整天脸臭的像是我没伺候好你。”沈回风撕嘶了一声,红着脸道: ”说正经事呢,提这个干什么?"

    百里澜轻笑一声,用手去揉他的后颈,带起一阵酥麻:“沈回风支支吾吾的不肯说话,百里澜得寸进尺,掐着他的后颈吻了吻他的唇:“小殿下,说话,总不能穿.上裤子不认人啊。

    ”舒服.....行了吧。”沈回风推开他: “离我远点。

    百里澜满意道:

    “不行。”沈回风抿了抿唇,犹豫道: “我现在还不能回去。”

    百里澜脸色沉了沉:“怎么,舍不得楚幼清?"沈回风摇摇头:“不是,我七弟现在身子弱,需要好生养着的,朝政繁杂,他一个人忙不过来,我要留’下来帮他的。

    “大夙朝政繁杂?他一无内忧二无外患的, 有什么可繁杂的?!"百里澜气道: “这话也就是说出来骗骗楚幼清和你们这两个傻子,我看他巴不得你赶紧走别碍眼呢!沈回风憋红了脸,跟百里澜吵:“你胡说!我七弟才不是这样的人一一"

    以前听到沈夺川名字都要啐两C ,如今把他这唯一-的弟弟当宝贝捧着,一口一个七弟,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是从小穿一个裤裆长大的呢!

    而彻底俘获沈回风这个弟控心的大夙新帝沈夺川正靠在小侯爷肩上叹气。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楚幼清摸摸他的脸,自从那世界回来以后,他就再不敢让沈夺川劳累,吃饭喝药都亲自盯着,绝不许他敷衍了事。

    只是每次往往哄陛下喝完药后,小侯爷累的像是自己才是被强行灌药的那个,嘴唇和眼尾都是红的,水光激滟。

    “嗯。”沈夺川捂着头:“今日的折子看的我头疼,你好久不来陪我。”

    “我去给你熬药了,顺便去了趟御医院。"楚幼清伸出手指给他摁压太阳穴,这几天沈夺川老是说头疼,他就去御医院找刘御医特地学习了一套按摩手法。

    “不要你做那些。”沈夺川撒娇道:“你陪着我。”

    “咦。”楚幼清笑着叹了口气:“阿然怎么,这般粘人。”

    沈夺川反手揽着他的腰,压着他就要亲上来: “子浊不都是知道的么?我离不了你.

    楚幼清拍开沈夺川往他衣服里探的手: “黏人精吗你是?别动手动脚的,药已经凉好了,喝药。”

    “不喝,苦的。”沈夺川皱眉,开始耍无赖: “改天就把那姓刘的贬了,天天给我开的什么药。”

    “放过刘御医吧,他做错了什么?"楚幼清把碗端在他面前:“你是自己喝,还是我喂给你?”

    沈夺川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还得寸进尺道: “这药这么苦,喝完后我要亲亲。”

    楚幼清:

    “亲亲亲,快喝。”沈夺川这才端起那琉璃小碗,将那一口药喝了,接着转头想亲楚幼清,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顿了顿,然后低着头去找蜜饯:“你等一会儿,我嘴里有苦味儿。”

    楚幼清扯着他的领子直接亲了上去。

    清苦的药味在两人口齿间弥漫,沈夺川微微睁大了眼睛,很快就半瞌上了,舒服又享受的伸手揉着楚幼清的耳垂。

    好半晌楚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