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每天都在教反派做事 84.我的杯子,碎了也是我的 第(1/2)分页

更新: 源站:智博文学网

    楚幼清腹诽了一下没什么出息的沈回风,端坐在桌前,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走进来的沈夺川。

    他手指捏紧了茶杯,如果他到现在还敢用强的,他就用手上这个茶杯砸死他,就算砸不死,砸碎了自杀也行,大不了大家一起死沈夺川看着楚幼清发白的指尖,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用不着这样防备我,我不敢的。”

    楚幼清冷哼一声:“还有你不敢的?"

    “我以前也觉得,没有什么是我不敢的,赌输了,左右不过烂命一条。”沈夺川一边说一边走过来,楚幼清戒备的绷直了身子:“站住,别靠近我。"

    “可是我想靠近你。”沈夺川缓慢又坚定的朝他走过来,一只手捏住他的拿茶杯的手腕,一只手揽住他的腰往怀里圈。

    “沈夺川!你放开我!"楚幼清怒吼了一声,手腕被捉住,那茶杯端在手里不上不下,里面滚烫的茶水溅出来,只是他的手被沈夺川完全包住,那茶水都溅在沈夺川的手背上。

    “不想放。”沈夺川像是丝毫感觉不到疼,只是紧紧箍着他的腰,一只手下流的伸进他的衣摆之中。楚幼清一只手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去扯沈夺川的手臂,沈夺川的手掌带着灼热的温度,抚过他的小腹,激起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他咬着下唇,眼眶蒸腾了热气,轻声呜咽了两声。沈夺川想的快要发疯,他又何尝不是禁欲良久,都是血气方刚的大男人,谁脑子里没点少儿不宜的想法。

    “给我吧,子浊哥哥,你也很想的, 是不是?"沈夺川在他耳边呵着热气,轻声诱哄道:“子浊哥哥,你疼疼我.楚幼清仰着修长雪白的脖颈,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此刻他脑海里只剩那只在身体各处游走的手,和高举过头顶的茶杯。

    "不要.

    ....."楚幼清喘着气小声道: “杯子.....有水.....烫的。”沈夺川眯着眼,压着嗓子道:“没关系的,已经不烫了,子浊便这样举着吧,莫要让水倒出来。”

    “什、什么?”楚幼清迷迷糊糊的转头,就被沈夺川噙住唇瓣吻了个彻底。屋内春意如潮,楚幼清甚至连床都没上,举着茶杯让沈夺川要了一回,茶杯里的水摇摇晃晃淋了一身,可谁也没去管它。沈夺川抱起楚幼清,将那杯子轻巧地往桌上一扔,那价值不菲的白瓷杯便在桌上滴溜溜地滚了两圈,与别的杯子相撞,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楚幼清腰酸背痛的趴在床上,沈夺川闭着眼,在他身边睡沉了。

    他转了转眼珠子,看见沈夺川眼底的一片乌青,心里控制不住的泛起一阵密密麻麻的酸疼。

    是了,他一定很累了。

    楚幼清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起身,想去捡床''下的袍子。

    可他只稍微一动,方才还睡得沉的人立刻就睁开了眼睛,手臂几乎是下意识就环上了他的腰:“别走,子浊,我-楚幼清顿了一下,小声道:“错哪儿了?"沈夺川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小媳妇似的垂下头,委屈道: “不该忍不住。”

    ......”

    楚幼清挥开他的手站起来。

    “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吗?”沈夺川坐起来,死死地揽着他的腰:“我认错,好不好,你别讨厌我,求你了...." 哑着嗓子:“滚开,我要去把你的东西清理出来,我不想再怀孕了.....至少现在不想。沈夺川这才放开了他,殷勤的爬下床抱着他走到屏风后的浴桶里。

    这里早备好了热水。时至今日,他仍旧会对沈夺川细致入微的体贴而心跳不止。,沈夺川跟他们不一样,他不是娇养着长大的,他什么都会,连伺候人也做的很顺手,甚至能做到让人百分百的舒服,并且完全挑,不出错来。楚幼清在没跟沈夺川闹翻的时候,还是很享受他每次弄完之后轻柔体贴的照顾。,

    “我知道你不喜欢,所以没弄进去.....别担心,你不会.....怀孕的。”沈夺川把他放在浴桶里,一 点点撩起水来揉搓他的头发,楚幼清顺从的闭上眼。沈夺川拿起皂荚,在一边的水盆里轻轻揉搓,直到水质变得略显粘稠,才熟练的给楚幼清洗头发,他的头发很多,又长,平时很难打理,如今能这般顺滑黑亮,沈夺川占''了很大一份功劳。912439813

    等将楚幼清全身上下都洗干净之后,沈夺川才把人抱到床上去,一只手强制性的搂着人的背,面上却透着无辜和请求:“我可以抱着你睡一觉吗?"楚幼清闭上眼睛,懒得跟他废话。

    这时候他要是说不能,接下来一-定还有千般万般的套路等着他,自己又何必做那跳梁小丑,在沈夺川的手掌中翻来滚去的挣扎,也挣脱不得。沈夺川抿着唇,默默地抱紧了楚幼清。

    楚幼清睁着眼睛看着房梁。突然,耳边传来了沈夺川带着哭腔的小声轻哼。那调子悠长又缓慢,像是民间哄小孩儿睡觉的小曲儿,被沈夺川这样带着哭腔的哼出来,平添了几分撒娇和委屈的意味。

    “你到底想干嘛?”楚幼清不耐烦的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上也给你上了,睡也陪你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