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先生的宝贝太磨人 番外 年年岁岁常欢愉(中) 第(1/2)分页

更新: 源站:智博文学网

    厉云霆明白余思年的顾虑, 无非就是不希望自己为了他而过于较真。 他捏了捏余思年的手指,始终挂着笑意:“好, 听你的。” 过一会儿, 余思年被杜应泽其它朋友拉去打牌, 厉云霆和杜应泽在原位置上喝酒。在家中的时候看到厉云霆陪余思年玩牌,那么多人一起玩还是第一次, 小家伙好奇地凑了过来。他还一脸骄傲地跟其他人赞美余思年: “我爸爸可厉害了,他总是赢。” 在家里的时候,打十局的话,余思年总能赢个/ 局,厉岁言悄悄记在了心里, 觉得自己这个爸爸牌技十分高超。可他的话还没说完两分钟, 余思年就输了第一局。 一旁一男性友人逗他:“小宝贝, 你是不是带上滤镜看你爸爸了呀, 快点帮你爸爸赢回来。”厉岁言疑惑地抬眸看了余思年一眼, 小表情里满是天真。 余思年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放松地教导他: 厉岁言似懂非懂地点头,又往余思年身前凑了 奏,和他一起看牌。 余思年的牌技的确不怎么样, 第二局毫无悬念又输了。 可在厉岁言眼里,这是没办法理解的现象, 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一旁正在喝酒的厉云霆身上。 男人的注意力总会时不时落在两个宝贝身上, 所以抬眼就对上了厉岁言的视线。

    “宝贝怎么了?”厉云霆放下酒杯, 起身走了过来。 余思年注意到厉云霆靠近的动静, 注意力也被拉了过去。 厉岁言把自己的困惑分享给了厉云霆: 爸爸明明在家里老是赢的,现在输了... 厉云霆只喝了几口红酒,这会儿并没有酒气, 没有生人勿近的魄力。 厉云霆被小家伙问住了, 余思年的牌技他当然了如指掌, 和人儿的心思一样单纯。打牌也需要走心理战,但他不会, 输是正常的现象。 在家的时候,是厉云霆故意让着他, 才让余思年一直赢。 厉云霆看着两人时的眼神温柔得像夏天平静的溪流,他在余思年身边坐了下来, 将厉岁言揽在怀里,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没事,我来教爸爸打。”果然,有了厉云霆出马,余思年这一局就赢了。杜应泽也走了过来,调侃道:“厉云霆, 你不带这样的,输牌都舍不得, 你就说说你有什么是舍得的杜应泽自认为自己已经对齐森够体贴入微了, 但每回在厉云霆面前, 他所有的好就会变得微不足道。他不得不从心底佩服这个男人, 爱一个人细致到让他自愧不如。 杜应泽一句话把余思年说脸红了。了两盘之后,厉云霆又被杜应泽叫走了。

    “齐森去哪里了?”厉云霆环视了一遍包厢, 齐森刚刚明明在旁边的, 只是他的存在感一直低调,即使人坐在这里, 也经常沉默不语。杜应泽叹了口气,语调有淡淡的无奈和抱怨: “你平时在他面前少秀恩爱, 别看齐森不喜欢吭声,心思细腻得很,” 杜应泽慵懒地换了个坐姿,笑道,“不过也能理解, 恃宠而骄嘛,谈恋爱的人就喜欢对比 厉云霆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问题,面色沉静: 我平时都是这样对年年和岁岁, 不存在什么秀不秀恩爱,你说要让我刻意收敛,做不到。”杜应泽冷眉哼了他一声,还想说些什么, 余思年那边却有了点动静。 刚刚有人递给了他一瓶温牛奶, 他打开之后和厉岁言分享, 可是尝了一口之后就干呕了起来。厉云霆如一阵疾风一般走了过去, 在余思年面前半蹲下来,拍抚着他的背: 送牛奶的那人吓坏了,露出无辜的表情, 连连解释:“那牛奶我也喝了...是、 是出名的牌子啊.....也没过期!”年知道厉云霆的性子, 咳了两声之后紧忙摆手解释: 确实,厉岁言喝了之后也没问题。厉云霆担心之余不禁联想到余思年怀厉岁言的时候,他本来特别爱吃鱼, 但那会儿闻到鱼肉的味道也会觉得腥味浓重。厉云霆把余思年扶了起来, 心情肉眼可见开始变得不好,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余思年和厉岁言只要有一点什么风吹草动, 他透出 来的气息都是骇人的。余思年撒娇般扯了扯他的衣角, 厉云霆的脸色才勉强缓和了一些。 他将余思年扶到沙发上坐下, 不停地轻抚着他的后背,给他喂水。 厉云霆眉眼深沉, 但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担心: ”明天去医院看看好不好?刚刚还晕车··········杜应泽在一旁感到无语, 第一回听到晕车也需要去看医生的。 厉岁言同样在一旁紧张地观察着余思年的情 兄,小家伙学着厉云霆的样子, 也轻轻帮他的爸爸拍背。

    “云霆哥哥别担心,真的没事, 最近吃得多睡得香,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 ”余思年害怕去医院,余思年抬头时, 看到吃瓜群众一个两个瞠目结舌, 顿时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也是,就干呕了两声, 厉云霆着急得好像着了火似的, 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了。”杜应泽看出余思年的不自在, 忙摆手让众人各就各位: 众人才陆陆续续散开了。厉云霆陪着余思年休息了一会儿, 对方再三强调自己没事,他才勉为其难放心。 生日晚会继续如常进行, 当晚最高兴的要数厉岁言了, 小小团宠被大家带着玩,很少有这么尽兴过, 以至于上车之后小家伙累得睡着了。让他趴在自己身上睡, 又牵着余思年的手,捏着他的指节:“还晕吗? 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