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先生的宝贝太磨人 ??番外⑩ 谢锦安低调出场,只为讨年年欢心 第(1/2)分页

更新: 源站:智博文学网

    谢锦安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快速扫 了厉云霆一遍, 只见这人眉宇间的成熟有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犀利, 他又看了看眼前的余思年-副兵荒马乱的样子,心底暗暗揣测, 是否平时没少受厉云霆的欺压。 谢锦安不愿意再给余思年添麻烦, 收敛起那套放荡不羁的热诚, 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余思年心里悄悄吊着一口气, 直到谢锦安彻底走远, 他都不敢抬头面对厉云霆。做错什么,清清白白, 他都慌乱得不知所措,生怕被厉云霆误会。 可爱你的人总是能轻易看穿你的心事。厉云霆没说什么,没有刨根问底, 用指尖轻轻勾了勾余思年的脸,笑道: “还逛吗?给你买奶茶喝?”这又是一次破例吃垃圾食品的机会, 余思年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趣, 反手回握住厉云霆的手, 吃货的性质暴露无遗:“真的给我买吗?”倘若不是因为生病这件事, 余思年本就是一个简单得不可理喻的人。 一点点小事就能够讨得他的欢心。厉云霆无奈地笑了:“乖宝宝, 怎么就这么好哄呢?”他不顾这是在大街上, 低头亲一下余思年的额头。

    “真给你买,走。”给余思年买了奶茶, 又带他去饰品店买了一套小摆件, 余思年喜欢得不得了。两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但余思年完全没困意, 躺下床后也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是不是喝了奶茶睡不着了?” 厉云霆有点担心,毕竟余思年明天还要上学。 余思年不清楚,没有说话, 身体紧紧地挨着厉云霆睡, 今天余思年格外黏人,厉云霆发觉了。但这是一件好事,厉云霆轻轻拍抚着他的后背, 给他讲了一段小故事,才勉勉强强把人哄睡了。 厉云霆没有睡意, 脑中想起了今天在夜市碰到的谢锦安。

    他当时没有自我介绍, 厉云霆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只记住了他是余思年哪位同学的哥哥。是哪位同学? 余思年躲闪的动作,厉云霆心里避免不 了产生了一丝芥蒂。 爱一个人,怎么会不轻易胡思乱想呢!刚刚只是因为顾及余思年的情绪, 他把所有的想法都故意隐藏起来罢了。 厉云霆心底偷偷嘲笑了自己一番, 人就睡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事儿也算暂时翻篇了。当下临近月底, 厉云霆的工作任务越来越繁重, 实在没有办法去接余思年放学了。

    有时候连晚餐都没能按时赶回来陪他一起吃。而谢锦安依旧持续不断每天给余思年发信息。

    他这份坚持不懈的精神, 来源于对余思年的喜欢日益增长。

    当谢锦安烦躁地坐在办公位上愁眉紧锁时, 助理立恒急切地想为自家上司分担一些烦恼。

    于是主动问道:“少爷, 您还在为那个姓余的小孩儿烦心呢?” 立恒跟了谢锦安一段时间了, 平时那些情人都是他负责订餐厅、 买礼物打点,深知谢锦安的品性, 不至于会为一个人整天心不在焉的。谢锦安眼睛盯着手机屏幕, 手中把玩着一支钢笔,皱眉道:“你说, 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愿意搭理我呢?”谢锦安平时轻而易举就追到一个人, 还是第一回遇到这么棘手的。 立恒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 几乎快要相信眼前这个跟了许久的 上司是个情深意切的痴情种了。但秉着作为一名合格下属的原则, 立恒还是没有打击他, 谢锦安徽微一顿,而后不以为然地笑了: ‘男朋友有啥了不起的! 论家世背景, 他那男友绝对比不上我,论身材样貌, 我也不比他差!”儿在谢锦安的定义里, 两个人是否能够在一起, 完全取决于这些表面上的东西。在他眼里和心里, 根本就没有真心相爱这个词语。 立恒抬了抬眼皮,突然有些看不透谢锦安了。以前他可不喜欢挑战高难度,也不爱麻烦, 找的情人都是背景清白, 不做第三者插足这种不道德的事!怎么这回把“拆散”扭曲得这么理直气壮呢!但立恒却奉承地说道: “那可能是少爷太过优秀了, 吓着人家小孩儿了,毕竟他看起来胆子挺小的. ....."立恒调查余思年的时候见过他一次, 那副乖巧胆怯的模样一下子就刻在他的脑海中。谢锦安听了立恒的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把手中的钢笔放下,喝了口茶解渴:“那你说, 我是不是要换身装扮?下次不要那么高调出场,”谢锦安一下子来劲了, 突然拍桌而起,吩咐立恒, 快去快去给我弄辆自行车, 我下回自个儿骑车去找他!”他这心血来潮的气势整得有些无语, 这自行车谢锦安又不是没骑过, 上回谢锦安的爸爸强迫他出去锻炼, 骑不到十分钟就说自己这疼那累的,立恒全程作了见证人。谢锦安见立恒还愣在原地,用手推了他一下, 提高了音量:“你还杵在这儿做什么,快去!” 他又强调道,“对了,自行车的款式也不能太新颖,最好就是那种普通的、 不起眼的!还有,去给我买两套便宜的休闲服, 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低调的人!”立恒用半信半疑的眼神看了看他, 最后确定对方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 只好接过指示照做了。不多时,他给谢锦安买来了一辆“普通的、 平凡的”自行车,售价为五千元, 还给他买了两套谢锦安口中所强调的“便宜的” 服装,售价每套一